下半年货币政策将更侧重于短期公开市场操作

下半年货币政策将更侧重于短期公开市场操作



2013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一些结构性矛盾和问题依然错综复杂。经济增长逐季放缓,财政压力不断增加,地方债务风险引发关注,社会流动性出现偏紧状况。面对复杂严峻的经济金融形势,货币政策继续坚持稳健取向,并考虑到国际资本流动不确定性增加、货币信贷扩张压力较大等形势变化,前瞻性地进行预调微调,货币政策“稳”中求变、“稳”中显效。


上半年货币政策稳中显效


货币政策“稳”中求变、“稳”中显效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货币信贷增长由偏快走向平稳。进入6、7月份,货币信贷供应量明显回落。截至7月末,M2增长14.5%,比5月末回落1.3个百分点。7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808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434亿元。
二是货币政策工具创新取得新进展。上半年,中国人民银行启用了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作为公开市场常规操作的必要补充,在银行体系流动性出现临时性波动时相机使用。同时,创设“常备借贷便利”(SLF)对金融机构开展操作,提供流动性支持。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和SLF的出台是货币政策操作的创新之举,可以把冻结长期流动性和提供短期流动性两种操作结合起来,对于应对市场资金价格的短期波动和货币市场利率的平稳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也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和有效防范金融风险。这一组合兼顾了保持流动性适中水平和维护货币市场稳定的双重要求。
三是货币政策注重预期引导。今年上半年以来,流动性管理的压力不断加大,中国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调控中不断发挥预期引导作用,及时向社会传导货币政策意图,进一步提高货币政策的调控效果。6月24日,针对流动性突发事件,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事宜的函,首次就近期市场资金短缺问题正式公开表明态度,在管理层明确表态后,市场信心明显趋于稳定,各方猜测也不驱而散。这充分显示出加强预期引导的必要性,也显示出了有效沟通在熨平市场波动中的重要作用。

国内外环境依然复杂多变


上半年美、日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推动下经济有好转迹象,但内生经济亮点较少。欧洲经济仍受欧债危机困扰,新兴经济体增速继续低位运行,整体看全球经济复苏仍存在不确定性。国内经济受产能过剩、内需疲软影响增速趋于放缓。总体看,我国将继续面临较为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环境。
从外部环境来看,美联储退出QE的预期不断升温。一旦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全球经济、汇率市场以及资产价格都将会受到新一轮冲击。美国经济好转、美元走强将导致国际资本流动出现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大逆转,有可能使热钱短期内大规模从发展中国家流出,中国也将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在欧洲经济复苏前景不明、新兴经济体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外需下降将对我国的进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产生负面影响。随着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进一步释放,我国贸易环境短期内难以明显改善。此外,日本推行的超级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的日元贬值将对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产生负面影响,可能导致国际资本市场的波动,干扰我国金融市场的正常运行。
从内部环境看,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突出,资源环境压力较大,财政压力上升,地方债务风险上升,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出现紧张状况。如何使经济运行在上限和下限区间,尤其是不突破底线,在此基础上加快结构调整和改革步伐,对短期的稳增长和中长期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未来货币政策五大趋向


未来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会继续维持,并进一步增强针对性和灵活性,但政策的关注点、节奏和力度可能会有所变化。基于稳增长、调结构的双重要求,上半年稳健货币政策在实际操作中具有“稳中略松”的特点,考虑到下半年物价压力和国际资本流动形势等问题,货币政策的执行可能趋于稳健偏紧。

一是兼顾稳增长和调结构,货币信贷保持适度增长。


所谓中国经济的“底线思维”,就是如果经济运行在上限和下限之间,即通胀和增长均在调控范围之内,经济政策的重点是
向上
乐考网APP下载